金庸笔下的江南女子----温仪

最柔顺温婉的江南女子—温仪

温仪,温青青的母亲,金蛇郎君夏雪宜的爱人。金庸对她的描写很少,但以金庸的高超功力,仍是足以让我们将她看得清清楚楚。温仪,绝对是个相当美丽的江南美女;当然,她还很温柔,对爱坚贞不渝。她的美丽和温柔竟让冷血的金蛇郎君动了心,不但没有象对她那两个嫂嫂那样先奸后卖入娼寮,反而爱上了她。温仪的故事没有什么特别之处,她的经历、遭遇、感情有点象纪晓芙之于杨逍,凌霜华之于丁典。纪晓芙也是先被杨逍强迫,但后来却真心爱上他,但温仪绝无纪晓芙之刚烈果决。凌霜华与丁典倾心相爱,凌霜华的父亲也是为了宝藏设毒计陷害丁典,温仪却又少了凌霜华淡雅如菊的清雅。其实,温仪只是个平凡女子,除了特别的温柔和美丽之外。

有一点,我心里上一直不太接受。纪晓芙的家族与杨逍并无任何纠葛,凌霜华的父亲凌退思对丁典及女儿毫无人性,但丁典却无半点对凌家不住的地方。但夏雪宜却是杀了温家数十口人,这都罢了,最不可饶怒的是他对温仪两个嫂嫂犯下的罪恶。正如温仪自己所说:“你们男人在外面做了大恶,我们女人在家里哪里知道?”对不住夏雪仪的是温家那些在外胡为非为的大男人,即便你要报复,也应该对这些害过你的大男人动手嘛,干嘛要拣些不会武功、长于深闺的无辜柔弱女子?夏雪宜其实就是个恐怖份子,以恶制恶,以暴制暴,而且还针对无辜平民施暴,跟本拉登先生实在有得一拼。想想,你会爱上一个杀了你至亲数十口、又对你嫂嫂犯下那样罪恶的男人?的确是有点让人接受不了。所以,我不喜欢温仪,也无法理解她的感情。再说,温仪实在太温顺,没有突出的个性。如果在现在,虽然拥有超人的美丽,但一定不会拥有超人的人气。更何况,现在很多年轻富豪、钻石贵族,不但要求女性“美貌与智慧并重”,而且更喜欢有独特个性和韵味的女人。“个性”并非是指刁钻泼辣,比如阿碧之娇媚是个性,阿朱是俏皮是个性,黄蓉之精灵是个性,郭襄之爽朗侠气是个性,程英之成熟恬淡亦是个性。有一位拥有一架直升机的年青钻石就跟我说过:“我不喜欢太温顺的女孩,感觉这样的女孩象白开水,平淡而没有味道。”,在这个越来越讲究个性强调自我的时代,的确如此。

金庸笔下的江南女子----陆无双

带刺的野花---陆无双

程英之素雅,淡然如兰,郭芙之娇艳,灿若春花,小龙女之高洁,皎似皓月。而陆无双,跟她们比,更象一朵带刺野花。

陆无双尽管脚有残痴,而且肤色较黑,但仍是容貌俏丽。我个人认为陆无双并不可爱,不但不可爱,而且十分地不自量力,在最危险的时候都认不清形势。明明在逃命之时,亡命天涯之际,却仍动不动得罪天下之人,全真教的臭教士多看了她的跛脚两眼,其实说实话,这虽的确很不礼貌,但并非天下人都是程英那样的君子,再说,人家可能也非恶意,她却一怒之下割下牛鼻子的耳朵,也太狠了一点;还莫名其妙得罪丐帮,惹来丐帮众弟子一场声势浩大的追捕。杨过不过言语间惹了她生气恼怒,她竟要动手杀了这“傻蛋”。在小店中,李莫愁洪凌波能轻易找上门来,还不是因为她大小姐那把银狐弯刀,插在丐帮弟子的肩上。

她的经历,的确是十分危险。被李莫愁这大魔头追杀,又被全真教追捕,又被天下第一大邦丐帮围追,任何人,哪怕再好的身手,当然都不会轻松好玩,何况陆无双那么一点微未功夫。如果不是杨过,她早已死了一百次了!再后来,遇上郭芙这位同样暴躁刁钻的大小姐,明知武功不是人家对手,却嘴巴就是不肯饶人,偏要激怒郭大小姐,如果不是程英,只怕她另一只脚也早跛了。不过,陆无双这人就是有福,先是有杨过这智勇双全的护花使者,后又有程英这位柔中带刚的守护天使。相信,她会在表姐的庇护下,平安度过一生。  

金庸笔下的江南女子----程英

寂寞开落的兰花---程英

“问花花不语,为谁落?为谁开?算春色三分,半随流水,半入尘埃”

?倪匡先生说,程英是女中君子,实在深得我心。程英,浙江嘉兴人,黄蓉的老乡。容颜秀美,淡雅宜人,风致嫣然。在《神雕》中,除了小郭襄,程英是我最欣赏的女子。如果拿《红楼梦》中的江南MM们来比的话(我已经说过,《红楼梦》中也全是江南女子,而且是江苏女子),我觉得程英极似邢岫烟,端庄却不拘泥,温和却绝不乏味,恬淡但毫不呆板,清雅安静,象静静开放的空谷幽兰。只可惜这枝美丽安静的幽兰,竟无人欣赏,自开自落,孤芳自赏。

我这人欣赏有艺术素养的女子,程英幼年为黄药师所救,不但学得一身不错的武功,而且在黄药师这位艺术大师的调教下,更颇有音乐和文化修养,懂书法通音律。与黄容一样,还学了奇门五行等怪本事。她的房间布置得清幽绝俗。她一出手便救了杨过,但一点都没有“救命恩人”的驾子,相反,她为他做饭,为他补衣,为他包最正宗的江南粽子,温和安静恬淡如水。她爱杨过,但因为他是表妹陆无双的心上人,她便立刻退让,“君子不夺人所爱”;看见杨过与完颜萍在一起,她先自回避,让杨过完颜萍有时间商量。这些细节,这些行为,的确颇具君子之风。

很欣赏程英,在《神雕》诸美中,郭襄是最好的朋友和红颜知已,而程英绝对是最理想的妻子。美丽端庄,温和恬淡,贤慧大度,又富有文艺修养和高雅品味,如果说黄蓉是贵族苗若兰是小资,那么程英正好介于两者之间。按《CLASS》的话来说:属于中产阶层中的中上层。小龙女心智一如幼女,于世人之礼法人情世故全然不通;郭芙是高干子弟做派,既草包又自以为是,既暴躁又不肯平等待人;陆无双过于刁钻泼辣,完颜萍耶律燕虽纯朴,但少了艺术修为。独有程英,真是最好最理想的妻子。    

金庸笔下的江南女子----李文秀

最美丽最会唱歌的天铃鸟——李文秀

“衣带渐宽终不悔,为伊消得人憔悴”

“天铃鸟是草原上一个最美丽、最会唱歌的少女死了之后变的。她的情郎不爱她了,她伤心死的。”

“她最美丽,又最会唱歌,为什么不爱她了?”

“世界上有许多事,你小孩子是不懂的”

?第一次看《白马啸西风》时候,我十一岁。只知道李文秀是江南人,她的双亲是名震江南的侠盗白马李三和金银小剑三娘子上官虹。她逃难到了大漠,梦中常见到江南美丽的杨柳燕子桃花金鱼。她唱歌如天铃鸟般清柔动人,草原人的人都会驻足聆听;她容颜娇美;她善良宽厚;她聪明极有悟性,武功高强。但是,她居然不爱江南,不想回江南。

?那时候,真是觉得她好奇怪好奇怪,江南多好多美啊。有杏花春雨有杨柳岸晓风残月,有暗香浮动月黄昏的孤山红梅;有戴望舒的窄窄雨巷和撑油纸伞的紫丁香姑娘;有生着浅浅青苔的青石板小路;有美丽古老的水乡小镇;有迷倒苏东坡白居易的西湖风荷;有醉倒秦少游温庭筠柳永韦庄的春水斜阳美女佳人;春天有桃花纷飞如梦秋日有桂花飘落如雨。有三秋桂子十里荷花,有清香碧绿的龙井和碧螺春,还有无数古老的文化和故事。一千多年前,吴王钱谬的一位爱妃回家探亲去了,这位国王锦书一封:“陌上花开,可缓缓归矣!”,传为佳话。上有苏杭,下有天堂,江南多美好,她为什么不爱江南,不想回家呢?去问爷爷,爷爷的回答也是那句话:“你小孩子不懂的,等你长大了,就会知道了。”

上大学时再读《白马啸西风》,这一次是真正看懂了。她不爱江南,她不想回江南,是因为她深深地爱上了苏普,她的心整个交给了那片大漠。这一次,我是真正懂了李文秀,这一次,我突然想哭。为了李文秀,为了她深切却无望的爱情,为了她的心,已留给了那片茫茫草原。后来,来到深圳,第三看《白马啸西风》,真正流泪了。我想起了一个网络女写手的一句话:你会因为爱上一个人而爱上一座城市。你会因为留恋一个人,而把心留在那个城市。我自己何尝不是这样呢,如果不是因为在深圳偶然地遇上了那个人,我现在不是在大气时尚的大上海,就一定是在美丽古老的苏州城了。可是,为了他,我却留在了深圳。是爱情,改变了我的方向;是爱情,让我爱上原本不属于我的地方。

“你若是江南采莲的女子,我必是你皓腕下错过的那一朵”。错过李文秀,苏普,真可惜。 

金庸笔下的江南女子----温青青

最不可爱的江南女子—--温青青

《碧血剑》的男主角袁承志,由广东来到江南,有几分象刘姥姥进大观园。江南地方富庶清山秀水,对袁承志来说,真是如同天堂一般。在这天堂一般秀美如画的山水中,当春天降临时,当帅哥遇上美女…..爱情自然而然地产生了。尽管后来我很怀疑这爱情。因为我们的女主角实在是太不可爱了,金庸笔下的所有江南女子中,我最不喜欢的就是她,我对她的反感程度,远远超过了对那位草包大小姐郭芙。

?我一直觉得温袁之爱,有点象大小武和郭芙的“爱情”,在桃花岛上,除郭芙外,又无二个适龄女子,郭芙生得又娇美动人,若大小武对郭芙毫无兴趣,相反那才怪了,但那毕竟不是真正的爱情。真正的爱情是武修文遇上完颜萍,武郭儒遇上耶律燕,是袁承志遇上艳美无双妩媚可爱的阿九公主。

温青青是以男装出现的,这时的她,是个翩翩美少年。背负大笔黄金,武功不弱,出手狠辣,“人为财死”,果然不错,这温青青,若非袁承志相助,很可能早已命丧客船上了,或者比这更糟。其实,袁温之爱,如同杨康穆念慈之爱一般,从一开始我觉得就得打上两个问号。温青青是袁承志接触到的第一个青年女性,何况是个美貌佳人,两人在客船上就有一段缘份,算得上共过患难。后来在温家,两人月下谈心,发现两人竟然身世颇有同病相怜之处,两人当下便结为兄弟。直到在后来发现温青青竟是个女子,那么袁承志好象非得爱温青青不可了。这温青青心胸狭窄、尖酸刻薄、无理取闹、不可理喻。既远无安小慧之落落大方识得大体,也毫无焦宛儿之精明干练行事周全,更不比公主阿九之艳美绝伦妩媚可爱,甚至连何铁手她都比不上。何铁手虽带三分邪气,但身为五毒教主,不仅武功高强极具领导才干,而且感情上也是拿得起放得下,何况娇媚入骨,活色生香。实在不明白,在《碧血剑》的哪一个女子不比温青青好得多,为何袁承志竟偏偏爱上她,还竟能忍耐她到让人无法接受的程度。

对袁承志恩人的女儿安小慧,她一开始便是冷言冷语地嘲讽,连袁承志一点念旧友之情,她都乱发脾气,还逼着他发誓永不再见安小慧;袁承志和焦宛儿迫不得已避敌于床下,她明知原由,却苦苦相逼,大敌当前,却无理取闹,逼得焦宛儿为了表明与袁承志清白,立即拉来师兄,当着温青青面,要求袁承志作主,成全她与师兄的婚事;公主阿九左臂被砍断,命在悬丝一线,袁承志出手相救,焦宛儿何铁手都出手相助袁承志救阿九,温青青在这时居然还吃醋发脾气,甚至连何铁手她都胡乱猜疑。袁承志多看两眼外国美女,她都生气。真不明白,袁承志何以能忍受她的!很多人都认为袁承志内心爱的其实是阿九,对温青青,能一直忍受,是因为不能负“大侠”之名声,大侠当然是不能变心当薄情郎的。刘宗敏向李自成求要公主,李自成答允,这时“袁承志一听,不由得愕然,心中茫然若失,手一松,酒杯掉在地下,登成碎片”;阿九出家为尼,袁承志一见“心神大乱,不知如何是好”。更意味深长的是,在温青青恢复女儿身后,袁承志对她的称呼仍是“青弟”,对阿九则是“阿九妹子”。金庸于“称谓”是非常注意的。在《神雕》中,有这样一段文字:杨过长叹一声,对陆无双道:“这件事阴差阳错,郭姑娘也不是有意害人。无双妹子,此事今后不用再提了。”陆无双听她叫自己为“无双妹子”,而叫郭芙为“郭姑娘”,显然分了亲疏,心中一喜…… 令狐冲叫任盈盈是“盈盈”; 郭靖叫黄蓉是“蓉儿”;张翠山叫殷素素,当然是“素素”;耶律齐叫郭芙先是“郭姑娘”,后来自然而然称“芙妹”,杨过先称呼小龙女“姑姑”,但后来两人相爱即改称“龙儿”; 可为什么在《碧血剑》中,袁承志却偏偏一直叫温青青“青弟”,叫阿九则是“阿九妹子”呢?实在耐人寻味。